— 鸟学家pillowwwwww —

【永研】喰种和人类和平相处的正确方式(1)

【前排警告】
轻松向(大概)清水(这个绝对是真的)
不是真的怀孕了也不是假孕
作者有丰富的沙雕创作经验,致力于带给您妙而不雷的享受。
这份警告未完待续

如果说金木研有什么人生危机,那一定是他从护士小姐那里接到自己的体检报告的那一刻。
护士小姐给他体检报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他还暗暗担心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
等看到了上面的字金木研才恍然发觉,绝症算哪根葱啊,怀孕才要命。
金木研反反复复看了三遍报告,确认自己没看错。
男人怎么可能怀孕呢?
是误诊吧!
金木研波士顿矩阵懵逼浑浑噩噩度过了一个星期,直到被嘉纳叫去例行问话。
所谓例行问话,其实是一堆废话,除了你这几天感觉怎么样吃的好不好睡的好不好,嘉纳还问他是否有意来医院当魔法少…白衣天使。
例行医生问话的最后,金木研忍不住问了:“嘉纳医生,关于这份体检报告……”
他还在小心翼翼地斟酌词汇,对方却先一步开口:“诊断是正确的。”
难道嘉纳医生在移植利世小姐的肾脏的时候手滑把利世小姐的胎儿(如果有)顺便塞进来了吗?!
“嘉纳医生,男人怎么可能怀孕……”金木研听到自己的声音像踩在云朵上一样软绵绵轻飘飘。
“你的身体自洽形成了类似子宫的器官,你的B超图在我这里,”嘉纳拿出一只档案袋,“一开始没拿给你,我希望能和你当面沟通。”
………
………
“不必太过担心,人类对这个世界知道的还太少,即使这种现在看来不可能的事情,在将来说不定就变成了常见现象。现在你最重要的还是好好保重身体,有什么不对可以来这里,我身为你的主治医生,会对你的健康负责。”嘉纳用各种专业名词水了两个省略号后,总结道,“如果你有打掉它的想法,我建议还是不要,因为这样风险很大,后果也不可知。”
金木研低下头,默了默。
打掉……?
他本来就没打算杀死胎儿。
并不是因为缺乏实施条件,也不是担忧自己的身体状况。
而是名为金木研的个体,现在没有去承担单方面决定他人生死的勇气,尤其是在面对还对世界无知无觉的胎儿时,罪恶感达到了顶峰。
如果非要让他去做选择,他最后可能只会杀了自己。
所以这个选项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于金木研的选项中。
“谢谢嘉纳医生。”
“考虑到你目前的情况还是保密为好,目前只有我,你病房的护士知道事实。
“还有,注意你的生活习惯,胎儿形成还一个月不到,接下来你可能会遇到各种问题,有些东西你还是先准备一下吧。”
然后金木拿到了一本《西尔斯怀孕百科——准妈妈必备》。
金木研关上门,犹豫了一下,挣扎了一会儿,身体还是诚实地翻开书页。
新世界的大门就此敞开。
在医院里修养了几星期后,终于熬到了出院。金木研终于不用沐浴在护士和医生和善的目光中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也就在这时,金木研收到了永近英良的短信。
【一起去BIG GIRL吧!
本大爷请客!】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就是指金木研虽说看了一整本书,但是实际感受到的时候才明白妊娠反应究竟是多么糟糕。
当汉堡排端上来时,肉香并没能像往常那样勾起他的食欲,肉排上的油光晃得他有点眩晕,金木研下意识的觉得不对,但是汉堡排已切下,手早已习惯性的将肉往嘴中送。
“咕—吱—呜—”牙齿磨动的声音直接在颅内传导,听起来清晰却失真。
牛肉煎得刚好七分熟,肉汁鲜美,口感柔嫩。Big Girl在用料方面继承了美式的慷慨,使用新鲜宰杀的牛肉,进口的橄榄油,整体偏向于咸而不是甜的口味,是汉堡肉排中的佳品。
然而金木研觉得自己的味觉失去了层次感,好像照片一下被调成黑白一样,饱和度色相完全失去了意义。
肉的口感,原来这么油腻吗?
一瞬间,金木研仿佛看见了在阳光下折射出光陆怪离的彩色的浮油污水,它的源头是一根绿色的塑料管,污水从里面涌出,冲到地面上,一瞬间由恶心的绿色变成了污浊的黑色,然后像一只有两百条腿的蜘蛛一样扭动着向前。
刺鼻的黑胡椒粉在鼻腔中鼓动不休,直冲向大脑,眼睛顿时开始湿润起来。
口中咀嚼的,就好像是污水中浸泡着的一只厚实的塑料袋……
随后,猛烈的妊娠反应将金木研打出gg。
真是大意了。
这几个星期,医院里给他供应的都是特别的孕期营养餐,一直保持着清淡的口味。
鱼,蔬菜,鱼,蔬菜,鱼,蔬菜。
这可真是让人绝望的寡淡菜谱。
忽然来一块肉排,就好像往牛奶里加了柠檬汁,往美酒中加入腐血,即使一滴,也足以污染全部。
“呕!!”
“喂……木,你没事吧……”英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直到十分钟后,金木研的身体还是微微抽搐着。
看来最近是别想去Big Girl了。
金木研忧郁地想。
幸好英只是把这个小小的意外当成了手术后遗症,不然要金木自己来搪塞过去的话一定会破绽百出。
不过,就算被英发现呕吐并非由于手术,也不可能想到怀孕这一方面吧……
金木研抬头望天。
男人怎么可能怀孕呢是吧。
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
在公园坐了一会儿调节心情,金木研打道回府,不经意间迎面看到一个人。
古董咖啡店的雾岛小姐?
两人擦肩而过。
雾岛董香怔怔地回头看向黑发少年。
好香。
他好像是利世的那个猎物?
好香啊。
咦,怎么可能啊,这种味道闻过一次以后绝对不会忘掉了好吗怎么会是同一个人啊。再说利世怎么可能把猎物放跑还让他悠哉悠哉地上街溜达?留个勉强看得清形状的尸就是大发慈悲了。
真的好香啊。
啧,感觉稍微有点饿了呢。

永近英良双手插在口袋里,在人群中漫不经心地走着。
融入到什么群体里其实是很简单的事,做他们都会做的事,穿品味相近的衣服,露出和他们一样的表情就好了。
比如永近脸上自顾自的,对周围漠不关心的淡漠表情,看起来有点走神的样子。
所以说!其实金木一直不合群就是因为这个吧!
就好像太阳一样温柔的微笑,谁也不能阻止它的升起啊。
永近的嘴角微微上扬。
不过,今天的金木有点不大对啊。
好像在瞒着我什么的样子。
实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医院)发生了什么吗?

【pillowwwwww】
大家好!我改好了!
果然删文重写是最快捷的方法啊~


点击链接加入群聊【永研党相互扶持】:https://jq.qq.com/?_wv=1027&k=5P4xkAY

评论(8)
热度(35)

2018-07-12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