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学家pillowwwwww

画渣,电波少女,魔法少女厨
目前主要出没于MHA
永研,狛日,言切,律茂,
爱好沙雕努力产粮

虚无童话

虐不虐已经无所谓了
黑 童话
有令人不适的描写
金木视角
完全不负责任地写完了


ok?


虚无童话

金木研有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
金色的头发像阳光一样柔软地晃动。
他们在一起看书,喝茶,吃饼干,看戏剧,开舞会到上午一点半。
他们每天腻在一起,从来不分开。
是的,金木研没有他是不行的。
因为没有其他人和金木研当朋友。
那些男孩子,又大又沉,他们踩在地上掀起的风能把金木吹到最高的那棵树上去。
那些女孩子,打扮的漂漂亮亮,但是脂粉抖在了裙子上,地板上,把金木的花园弄得一团糟。
对了,花园。
金木的花园是他的秘密基地。
这里的外围长着许多深蓝色的瘦削的树,枝干光秃秃,只有几片可怜巴巴的干枯叶子,活像个寡妇。
地上是柔软的羽绒垫子,在上面走就像踩着云朵,浅浅的米黄和淡淡灰色相间的格子从花园门口一直长到花园中心的城堡前。
城堡在花园的中心,就是金木和他的朋友一起看书,喝茶,吃饼干,看戏剧,开舞会到半夜一点半的地方。
城堡很漂亮,靛蓝色的外墙包裹着最下面一层,往上依次变成天蓝色,青色,草绿色,鹅黄色,橙色,浅红色。远远看去就像彩虹一样。当金木听朋友说彩虹很美的时候,就把这里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果然朋友也很喜欢这个样子。
太好了。金木在暗暗高兴。
但是有一个地方,朋友老是要抱怨,那就是城堡的门,建得太高了,所以每次他们不得不把花园里的喷泉上的彩虹抱到城堡前,顺着彩虹走上去。
朋友觉得很麻烦,但金木觉得还不错。
至少这样就不会有乱跑的土拨鼠和熊闯进城堡里去了。
城堡里有很多房间,他们最常去的是图书馆,餐厅,剧院,和舞厅。
他们在图书馆看书,这个地方很大,有很多书,各种各样的书,好的书,坏的书。
他们在餐厅喝下午茶,吃汉堡排,有时也去花园中的庭院。那里可以看小丑表演魔法马戏,会有魔术师把被百发百中的飞刀刺得伤痕累累的苹果变成漂亮的蝴蝶。
剧院里是没有小丑的,但是会有火,烟雾,影子表演各种精彩的戏剧,他们是很棒的演员,无论什么剧本都能完美地演出,悲剧,或者喜剧。
在舞厅里,他们跳舞。舞厅墙壁上挂着许多西洋画,画里的乐队可以演奏一千首不一样的舞曲。但是只有两个人跳太寂寞了,于是金木去拜托了洋娃娃和提线木偶,让她们也一起来参加舞会,这样就不会只有两个人了。
如果什么也不想干,他们就去城堡顶层,那里是整个花园最高的地方,在那里向东看,可以看到红成一片的朝霞上橘色的太阳;向西是深蓝色的星空,饼干屑一样小小的星星洒在上面。
然后,他们就去睡觉,卧室也在顶楼,床上铺着孩童的幻想与美梦,躺在上面很舒服,马上就睡着了。
等他们醒来,就是新的一天,他们会一起看书,喝茶,吃饼干,看戏剧,开舞会到上午一点半。
金木的花园是世界上最好的花园。
但是忽然有一天,友人离去了。
一开始只是一点点,但后来连背影都看不见了。
只有影子,被太阳拉长,最末端固定在庭院里,友人的座位上。
金木很忧愁,吃不下饼干,喝不下茶,只是看着茶壶和茶杯下西洋棋。
他在花园里等着友人回来。
很久,很久,他看着镜子里友人的面容发呆。镜子里的友人会向他打招呼,安慰他,让他不那么伤心。
金木研生了名为思念的病,他病得全身苍白,黑色的彼岸花从胸口开到眼睛里。
他抚摸着身边母亲的尸觷骸,呼唤友人的名字。
鸟儿担忧地看望他,把书衔过来带给他。
渐渐的,他的病越发严重了,只能躺在床上望着庭院里友人的影子。他的背后开始长出黑色的尖锐枝条,划破了衣服和床单,双手长出了尖锐的指甲和野兽般的黑色的冷硬的毛,红色的蛛网爬上他的脸,视线中的一切都染上血一样的红色。
渐渐的,他的耳朵里爬出蜈蚣,流出的泪水变成蝸蝓,牙床长满脓包,四肢变得细长而坚硬,手指和脚趾变成黑色的流动的火焰,皮肤上爬满蛇鳞一样的条纹,肋骨不断生长刺穿皮肤,在空气中长出长长的白色菌丝。
他在花园里等着友人回来,回来一起看书,砍头,喝咖啡,吃腐肉,开舞会到上午一点半。
就算他已经认不出自己。
终于有一天,友人回来了。
他的笑容依旧。
就在金木恐慌着后退的时候,他伸出手按住了他。
啊啊,就算变成了这样,你也认得我吗?
然后他发现了,友人胸口以下,那看起来像是衣服的三途川的河水里面,漂浮的脏器和血管。
抱歉啊,死掉了什么的。
友人露出无奈的笑。
不用担心哦,即使我不在了,金木你也会交到朋友的,只要把城堡的门放在地上就好了,一定要搬来彩虹真的很麻烦哟。
看着那熟悉的,死去的脸,金木居然顿悟了。
根本不是友人离去了,而是他在远离友人。
黑白相间的棋盘从床底疯狂地蔓延开来。
看起来不都是一样的吗?
自作多情的主角咔嚓一声,拦腰折断地倒在舞台上,随后断头台和绞刑架从地面升起,马不停蹄地行刑。
悔恨与绝望从骸骨之上开花结果,丰盈饱满的果实开裂,里面爬出了幼嫩的红色蜈蚣和软白的蛆。
眼球在脑内爆炸。
英……
思念之语从干枯的唇间轻轻溢出。
随后死神宣读了判决。
我是谁?
英……英是谁?咦英是谁不对英是英是英是我知道的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他是他是他是英是@“&:@):6.10!¥•|>{*£]>]~[_¥¥,!•,!?.,’#*^%=
睡吧,绯世。
睡吧。
绯世,你失忆了,要好好休息。
原来我叫绯世吗?
新生儿闭上眼,看到了一个童话般的花园。
他眨眨眼,迷茫地流下泪来。








【pillowwwwww】
我要把Fate Extra六七两集的编剧塞进xxxxx里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鸟学家pillowww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