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学家pillowwwwww

画渣,电波少女,魔法少女厨
目前主要出没于MHA
永研,狛日,言切,律茂,
爱好沙雕努力产粮

【永研】为什么本总裁的画风和别人不一样(中)

超级沙雕!注意!这不是演习!

这【数据删除】家族是打算把女儿卖了吗!
永近英良吸溜着总裁专配厨师做的草莓奶盖,感觉头大如米林才子。
这个【数据删除】婚约的结果不是不能把控,但是雾岛家族的态度就很耐人寻味了。好歹也算是个智商在线的名门望族,这种没脑子的事不可能就这么做出来。里面肯定有阴谋。
录音还在继续播放。
“……基于上述理由,我们决定把绚都许配给您。婚礼预定在四天之后的星期天,从早上八点到晚上九点。愿这次婚姻能给我们两家带来更美好的未来。”
雾岛绚都。
雾!岛!绚!都!!!!
好吧好吧,我知道阴谋是什么了。永近英良在内心扎原身的小人。
肯定是没有具体指定对方联姻者嘛!结果现在被反将一局,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雾岛家族肯定知道“自己”想要和雾岛董香结婚,却故意把雾岛绚都推了出来,吃准了自己的爱好不会是五大三粗满身肌肉的精壮alpha大兄弟,自己答应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然后如果自己反对,那就顺水推舟地来一句“这么好的小伙子你都不要(雾岛绚都是世界第零杀手,比她姐还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操作手册之外的称号),你是不是想拿我们雾岛家族开涮”堵死一切结婚的可能性。
“金木,我好悲伤。”既然木已成舟,想怎么折腾也不能把时间倒流是吧,所以英明白现状后转头向一边的歪着头看他的金木求(讨)安(福)慰(利)。
友人露出天使般的笑容:“英,要膝枕吗?”
我,英某人,年轻有为日入一亿,人设还是邪魅狂狷的霸道总裁,怎么可能在区区膝枕面前屈服?!

膝枕真舒服啊~
上面那种傻缺操作怎么可能会有啊,这辈子都不能有的,这种事情我怎么会拒绝呢。
英总享受着快乐的膝枕,一边得寸进尺地装可怜:“金木,我现在不想上班。”
“不可以啊,英已经是大人了,不能耍小性子哦。”金木研本人完全没有自己正在将对方当小孩哄的自觉。
“就一次啦……之后一定会好好工作的。”哇哦是货真价实的撒
“唔嗯,那就和英说好了,之后要好好工作,把拖欠的都补上哦。”
“那就一言为定啦!”
好的,那接下来就……
“永近英良你【消音】给我滚出来!!!”
一声破碎虚空的大吼传来,瞬息之间,人也来到眼前,连带着一股火山熔岩般炸裂的alpha信息素糊了永近英良一脸。
他是一脚把又重又贵的金丝楠木门踹开进来的,永近瞅了眼趴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几个大猩猩保镖在心中叹气。
啊啊,躲不开了吗?永近英良稍微有点小遗憾。
果然手头的资料和数据还是太少了?或者说因为没有悲惨经历的雾岛绚都比起原来那个更加冲动易怒吗?
只见来人身高八尺,修长玉立,一身运动套装,眉清目秀,目似朗星,皓齿朱唇,堪称国色,只是面色不善,来势汹汹。
正是雾岛绚都。
见他来时,永近从膝枕中翻身跳起,稳稳落在地上,暗暗示意金木离开。
两人大眼瞪小,呸,相互对峙,气势节节攀升,绚都眉毛一挑,向前错开一步,竟是取了先手。
只见他一把抓住永近,提起拳头来就眼眶际眉梢,只一拳,打得眼棱缝裂,乌珠迸出,也似开了个彩帛
铺的:红的,黑的,紫的,都绽将出………
不好意思拿错jub$;?!&/xti>!,.]{cg!,,|€


但是就结果而言,这两个人之间并没有输赢。
事实上连挂彩都没有!真的!
因为有个一个不合适的人在不合适的地方不合适的时间里合适地出现了,就在两人准备动手的时候,(把脸)夹进了两人中间。
“月山家的?”绚都不悦地卸下凌厉的攻势撇撇嘴,“真扫兴。”
“啊哈!这样说的话我会伤心呢,Nettes kleines Häschen(可爱的小兔子)🌹”月山习无比风骚地一撩刘海,脸上是完全看不到伤心的灿烂笑容。
这个人,是来干嘛的?
还一身扑面而来深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alpha的恶俗玫瑰香信息素?
琢磨不出月山习来这里的目的,姑且先静观其变吧。
“你该不会是……”这时雾岛绚都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脸色忽然变得奇怪起来,里面夹杂着喜悦,惊愕,疑惑,释然,以及把对方爆揍一顿的冲动……
“我来寻找我亲爱的Ludovicum XIV Rose(路易十四玫瑰,花语;我只钟情你一个)🌹。”月山习优雅地旋步,像个真正高贵的绅士一样,来到了……永近英良的面前。
“Mein Liebling(我的爱),不要理那个野蛮的丑男人了,一起回到我们的美丽爱巢吧!🌹”
永近英良听到面前的人形基佬紫这么说道。


wtf?











wtf!!!!








果然我还是去摸电门(人生重来门)试下能不能再穿越一次吧。
永近英良一边在心中把原身的小人淋了omega信息素钉在午夜左手俱乐部(就是gay吧)的马桶上一边绝望地想着。
不过还是先从这个迷之白学现场逃离再说吧。
绚都和月山之间噼里啪啦闪了一会儿电波。
“我没有要阻拦你的意思。”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您能理解我对英良深沉的爱真是太好了。”月山习风度翩翩地转身,“我一听说你同意和雾岛先生的婚事就赶来了,既然你能接受别的alpha男性,为什么就不能试着接受我呢,英良?”
“丑拒。”永近被那个称呼雷得半边身子都焦了,立刻决定以后都不和这个变态有任何往来。
“英良!”月山习一个猛虎落地抱(扛?)住英总大腿,声嘶力竭梨花带雨嘤嘤嘤嘤,“英良~你不要走!三年前不辞而别是我的错,现在我愿意用我的一切补偿!只求你能原谅我!”
永近英良面部肌肉开始抽搐,连带着胃部一阵翻江倒海。他使劲儿想把月山习从腿上拆(掰?)下来,努力无果后,表情顿时变得生无可恋。
对这种家伙是不能放软态度的,否则会让他们诛求无已,索取更多。
那么,怎么办呢……
其实办法是有的。
但是不是变成魔法少女,因为魔法少女体质其实跟beta差不多,DPS全靠那种威力特别大应该改名叫歼星炮的光炮。
毕竟永近英良也不想把自己办公室给炸了是不?
于是永近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刚才那个狗血剧情开始一直充当背景板的金木研。
金木研收到信号,对他温柔一笑,语调如云朵般轻柔:“英,闭上眼。”
他乖乖照做。
然后空气凝滞了。
接下来的事情简单的说就是:
不知道哪里出现了一堆带着眼珠子和裂齿的黑红触手把其他两个人捆成粽子,绚都还好点,但是月山被触手特别关注后已经口吐白沫昏迷不醒了。
金木牵起永近的手,一步一步地离开了房间。
“可恶!”看着已经晕过去的月山习,雾岛绚都陷入了深深的无力感。
但是,不意味着他放弃了进攻永近英良。
“永近英良,在提出联姻之前,你到底有没有想起过,四天前在CCG粗加工酒店发生的那场一夜觷情!”














WTF?


【pillowwwwwww】

金木很可爱对吧

哈哈哈英总的人生危机就跟路边摊似的,撸了一串还有一串

嗯?渣男?不存在的,本作只有沙雕,沙雕和超级沙雕!
大家好,大家再见,我去养sbiqnxnaka

评论 ( 6 )
热度 ( 20 )

© 鸟学家pillowww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