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学家pillowwwwww

画渣,电波少女,魔法少女厨
目前主要出没于MHA
永研,狛日,言切,律茂,
爱好沙雕努力产粮

【永研】为什么本总裁的画风和别人不一样(中下)

你们一点也不关心前文里被英总胖揍脸滚键盘突然消失的作者ಥ_ಥ

一夜觷情。
为什么这会儿还能跳出这么个玩意儿?
原身居然是这种渣男?
不不不冷静下来永近英良。时间、地点都知道了,那么对象和过程呢?是不是其中有什么误会,但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生呢?
对象可以去查,反正CCG粗加工公司和自己这边也算一脉,搞到资料不算难,至于过程,要从零散的信息分析了。如果真的什么也没发生,就开嘲讽把自己洗白………
永近疯狂地头脑风暴。
对了,话说那一天不就是原身开始追求雾岛董香的那一天吗?
渣男!永近英良现在超想用马桶(次元之门)给原身寄三百只器大活好的乌干达黑哥们过去。
“英,别胡思乱想了。”金木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握住他的手微微攥紧,“比起那种事,英有想好翘班了以后去哪儿吗?”
说什么“那种事”,其实还是很在意嘛。
不过这个反应,似乎一夜觷情什么的,甚至包括传言都是第一次?
“金木会陪着我一起去吗?”
“只要你把积压下的工作处理完。”
“唔——金木——”
“……”
“金木大爷?金木王子?金木老大?”
“……”
“研?”
“……”
“研桑、研酱、研君?”
“好了,睁开眼吧。”友人似乎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们现在在总裁专属电梯里。
“金木,金木!你是不是把他们都解决啦?!”英总的眼里盛满小星星,得到友人的承认后一把抓起金木的手超级崇拜地说,“哇塞!金木你这是要称霸世界,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节奏啊!连世界最强杀手都被你一个眼神搞定了诶!”
“其实这次是讨巧,雾岛先生发挥实力需要空旷的地方,而月山先生正好被我的能力克制。所以完全是好运才能一打二……比起我,其实英厉害多了哦?发动【炽天的光幕】的时候完全可以推平这栋楼。”
“不要啊!我才不想被埋在大楼的废墟里看着别人编出凄美殉情故事的一百个版本!”
“哈哈,英想多了。不过如果真的有这种东西我会全买下来然后带到医院嘲笑英哦。”
“金木,你变坏了~”永近英良露出兔子一样可怜巴巴的表情。
“是是,我变坏了。”金木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手机,“喂……总裁专属医疗部吗?去总裁办公室一趟,先把那几个保镖先生治好,然后启动【舞娘】方案……”
【舞娘】方案,是指在拘束前提下,让几位alpha猛男女装扮演舞娘,(用胸毛、腿毛、手毛、眉毛和没有毛的部位【包括且不限于光头】)搔首弄姿,以达到对目标造成重大精神创伤为目的的作战方案。
一想到自己的那几个施瓦辛格似的肌肉保镖,永近对自己想象出的画面表示了极大的感慨。
不过这貌似不是第一次了?
而且原主的回忆里也很稀松平常的感觉。
再结合那句“三年前不辞而别”。
应该是自从月山习“浪子回头”以后就开始一直使用这种战术让他知难而退了吧。
不过这种“战术”是“我”想出来的吗?
啧。
那只大马猴还挺能干的嘛。
不过啊,我和月山习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种揭露了就会变成家庭伦觷理连续剧或者现代爱情电影的感觉。
还有那个见鬼的一夜觷情………
真是的,大马猴都去死吧。
电梯还在下降,这个内部贴满金箔和各种闪亮宝石(估计是真的)的暴发户品味电梯厢让永近不得不赶紧找个东西转移注意力,以免自己的审美观念被污染。
“金木啊,你觉得雾岛小姐怎么样?”
这个问题显然是大有深意的。所谓朋友妻不可欺,原来世界的雾岛董香提起金木时的眼神、语气,都明显了透露了她对他有好感这一点,难保这个世界不会这样。所以先问问金木还是有必要的。就算不说真话也没关系。
要是事情真的变成两情相悦的话,就必须调整计划了。
永近英良觉得那个婚约是个大阴谋。
他不认为原身真的智商欠费,这个世界不是搞笑漫画,自然一个父母双亡白手起家的大马猴也不可能轻轻松松地坐上总裁的位置。原身做的一切一定是有深意的。
“无论如何,都要和雾岛家族联姻,无论是董香还是绚都都无所谓”这件事已经很明显地展露在原身提出的婚约上了。
但是“其实并不是要真正结婚,反而很乐于见到婚约被毁”这点也从这个世界的永近英良那一串的沙雕艺术行为中得到印证(一般来说如果真的喜欢对方的话,任何一个智商正常的人都不会这么干吧)。
再者按绚都那个傲娇性格,肯定是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婚约(条件允许(恼羞成怒)的话可能会连带自己)枪毙掉,如果实在没办法的话,最后肯定会逃婚。世界第零杀手要跑路,会有人拦得住吗?原身应该不可能没想到吧。
一切异变的关键就在四天前,但是不是那场一夜觷情还不能确认,永近本人认为“永近英良”是不会因为那种事情动摇的,真正的诱因还需调查。
当然如果他真的因为恋爱脑而理智蒸发的话,那永近也只能很遗憾的【消音】【弹幕护体】【数据删除】【为了您的精神健康】【数据删除】【消音】。
“……雾岛小姐,是个聪明可爱,温柔体贴的女孩子。”片刻后,金木的回答传来。
喂,金木你还没改掉摸下巴的习惯吗?说真的你的夸奖真的好违心啊,你就不会感到愧疚吗。
“虽然是女性alpha,生育能力低下。但是只是作为伴侣的话,我想她的性格和才干都很适合英。”
这个回答……除了第一句就没有真话了。
难道这两人有什么过节吗?
永近来不及问出下一句话,因为电梯门忽然就打开了。
一道不算友好的视线锁定了他。
门外是向这里走来的雾岛董香,她步履如风,气势汹汹,周围的保镖虽然围拢,却不敢靠近一步。她对周围环境似无所察,双眼紧盯着电梯里的永近英良。
这种时候,永近英良用1毫米的阑尾都能想到这位大小姐想干嘛。
“永近先生。”她开口了,“我是来带走我那不成器的弟弟的。”
“雾岛小姐,请稍安勿躁。”该来的总会来的,永近英良整理了一下衣襟,走出电梯,“虽然我无意冒犯,但是您的弟弟现在因为一些原因需要静养,等到他精神状态稳定下来,我会让人将他送到您的住所的。”
“哦?”雾岛董香的眼神锐利了起来,“那就不劳永近先生为他操心了,雾岛家族自然有更好的修养环境。”
“这样吗?”永近露出一个商业微笑,“那就请便了。”
咳咳,以上这些聪明人说的话,让我来翻译一下就是:
呔——永近老妖婆,把我弟弟还来!
你弟弟来搞事被我教育了一顿,你就这么来也不带个果篮什么的你好意思吗。
我会对他进行爱的教育的,保证他以后不会来熊了。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你要再不放人就是不给我面子了,小心到时候我一摔杯冒出三百刀斧手把你剁成饺子馅。
哈哈你要就拿去吧,我还嫌他吃的太多呢,我也不想虎穴上多出一堆以我和你弟弟为主角的监觷禁重觷口本,真是太拉低本总裁的身价了。
(总之差不多就是这样。)
金木研也很配合地打了个电话,过了几分钟,雾岛绚都被放出来了。
看着雾岛绚都面如金纸印堂发黑嘴唇苍白青筋暴起的五颜六色的苦逼模样,英总直观的感受到了【舞娘】方案的威力。
然后两人就狼狈而不失优雅地离开了。
居然没有当场开战吗,看起来这个世界的雾岛董香教养很好啊……不,我没有说原来世界的那个教养不好的意思。
“好了,我回去了,请您享受您的时间吧。车已经在外面待命了。”布景板金木研这么说着,踩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铺好的红地毯转身走向电梯。永近英良完全不想吐槽为什么总裁专属电梯其实就是个普通电梯(几乎所有100楼工作人员都能用,还可以用于运输食材等补给)的事实。
“哦——”永近用拖长的尾音表示不满。
金木研回以一个无奈又宠溺的微笑。
电梯合上了。
永近收起了那副让霸道总裁的人设全崩的模样,帅气地转身,已然恢复了面无表情的冷淡样子。
那么,从哪里开始呢?

英总回到了别墅,至少这里算是一个安全又保密的地方了。
当然依然是两辆劳斯莱斯幻影护航,四个大猩猩保镖相随,全程红地毯的阵式。不得不说人类的适应能力真是超乎想象的好。
他解放了自己的超能力,变身魔法少女(巨觷乳)。
然后一个毛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吧嗒一声糊了他一脸。
“爱——爱丽丝酱!!”毛球的声音听起来很急迫,“还没有解决吗?快想想办法啊!你的寿命只剩三天了!”

wtf?
这是什么韩剧情节?
这一次,永近英良不仅没有被炸懵,甚至还有余裕吐槽。


【pillowwwwww】
要是你们想不出严肃的评论,就写个【红红火火恍恍惚惚】【6666】【有毒啊!】好了……身为沙雕创作者我会很高兴的,当然吐槽到点子上我会更高兴的……

评论 ( 6 )
热度 ( 21 )

© 鸟学家pillowww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