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学家pillowwwwww

画渣,电波少女,魔法少女厨
目前主要出没于MHA
永研,狛日,言切,律茂,
爱好沙雕努力产粮

【永研】为什么本总裁的画风和别人不一样(下)

有点赶……


“只剩三天了?”
“……啊,不对,”毛球掰着不知道从哪儿伸出的只有三个趾头的爪子,“嗯……算上今天是三天!”
魔法少女陷入了沉思。
“所以,爱丽丝酱要快点和真爱结婚了。”
之后英总坑觷蒙拐骗觷地套出了话。
这段我省略了,毕竟凡是个智商上两位数的人都能从这只毛球中轻而易举地套话,那我就不写,随你们想象,免得还要OOC。
顺便,上面这段真的不是凑字数。
首先,魔法少女是一种代代相传的超能力,因为其梦幻性,所以魔法少女们经常会ooc……
其次,所有魔法少女必须在25岁以前找到真爱并结婚。
至于为什么,据毛球介绍,15岁以下的魔法少女都是魔法少女,25岁以下15岁以上的要叫魔法熟女,25岁以上就是魔法老太婆了。而魔法老太婆们的love power(魔力)产出会衰减,只有爱情才能保证love power的供给,love power枯竭的话,只能重新投胎了……而结婚,就是魔力感知衰退的魔法老太婆最有效率的汲取觷魔力的仪式。
在【结婚或者死】这个选择题前,几乎所有魔法少女都屈服了。
但是她们屈服的方式往往千奇百怪:一般的就按部就班地结婚;但有的天天去酒吧约觷炮,老公(老婆)日日新,从不同的人身上汲取魔力;还有的和纸片人喜结连理,后宫最多时手办一个房间塞不下……
而原身,明显是想按部就班地结婚的。
结婚对象是,金木研,他的竹马。
“啊哈,那种事怎么可能呢……绝对是我以前脑子蒸发了做出的决定吧……”
禽觷兽啊……
英总深沉地震惊了。这是什么鬼觷畜光源氏计划吗?
然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段不可描述的视频,其内容是他的小伙伴与一位不知名少女、不知名少年、不知名少妇、不知名大叔等干不可描述的事情,顺便一提每个人都有ABO三种版本……
“这是什么啊!!!”
“爱丽丝酱不记得了吗?对哦,你失忆了。当初是你说如果自己动摇了就让我给你放这段影片的。”
这,真是对自己比对敌人更狠啊!
永近英良心如刀绞,泪流满面。
“你愿意看到这些事发生吗?”
“你希望金木研抛弃你结婚生子去吗?”
“你不希望和他结婚然后幸福快乐一辈子吗?”
这是何等致命的三连问啊!
英总扪心自问后败下阵来,第一次佩服原身起来。
“所以,你们两个快去结婚吧。”三月兔如是说道。
“等一下,我还有一个问题。”虽然被催婚三问沉重打击了,但是永近英良毕竟是永近英良,并没有乱了阵脚,“你知道……四天前,我和一个人发生的一夜觷情的事情吗?”
“知道啊!”毛球快乐的应着。
这只毛球的神经果然跟信号塔一样粗。

之后三天,英总一边翘班一边调查。
为什么还要调查呢?
因为毛球的回答是:确有其事,查无此人。
夭寿啦!闹鬼啦!
虽然这个【数据删除】世界说不准真有这玩意儿,但永近英良对人鬼情未了之类的还是敬而远之的。再说了,也有可能是什么超能力的原因,但他确认过原身绝对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所以这点就很可疑了。
除了装监视器、雇佣掘@千绘黑掉CCG粗加工公司的内网让和修社长开始脱发提前进入更年期、把住处全面调查一遍、给月山习的三餐里添加泻药、变身魔法少女使用各种精神【和谐】魔法之外,永近还潜入了雾岛家族与家主大人彻夜长谈。那个晚上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但英总出来时心神大定,胸有成竹。
日子一天天过去,婚礼近在眼前了。

永近英良在家开了瓶八二年的拉菲。
都说酒壮怂人胆,虽然永近自认为自己不缺乏自信和勇气,但是总觉得不开瓶红酒就少了点什么……可能这就是男人的浪漫吧。
看着高脚玻璃杯里鲜红如血的酒液,永近定了定神,浅浅咂了一口。
呸,我为什么准备的不是葡萄汁啊!
然后,他把眼神聚焦在玻璃杯后的金木脸上,放平语调,压低声线,像一个真正的总裁那样低沉地说:“我明天,就要结婚了。”
“这不是你期待了很久的吗?”等等这个幽怨的台词是怎么回事?总感觉我要便当啊!
“嗯……我很紧张……”永近在心中给自己放了一段毛球的【不可描述】的视频,感觉冰凉的四肢回温了,胸口开始燃起爱与愤怒的火焰,“毕竟是第一次。”
对面的友人抿了一口红酒,对他蹩脚的笑话不可置否。
“其实,我不想和雾岛小姐或者雾岛董香结婚。”
他看见金木嘴角柔和的弧度慢慢变平了。
不我不是渣男!永近在心中呐喊。我没有在觊觎雾岛家族的产业我没有!
在强大的求生欲之下,他终于把最关键的那句话说了出来:“但是,明天就是婚礼了……所以…嗯…我是说,你愿意,和我一起,私奔吗?”
金木的动作像是忽然按了暂停键,连本就轻微的呼吸也静止了。
不 ,不只是他,永近自己也凝固在最后一个音节脱口而出的那一秒,他睁大眼睛看着金木,一眨也不眨。
一瞬间能传到耳中只有越来越来澎湃的心跳声。
金木忽然粲然一笑,明媚温暖的表情让永近以为春天降临了。
但他只是笑着摇摇头,浅啜一口红酒:“英,这种时候就不要开玩笑了。”
永近没有退缩。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金木你,难道不想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友人动作有些僵硬地放下酒杯,手不经意地摩挲着下颌:“但是,就算不这样我们也可以一直在一起啊,作为一生的挚友。”
永近英良笑了。
他站起身来,在金木迷茫的注视中站起身来:“即使我有了伴侣,即使我们中间多出一个人?”
“说什么那样也没关系……别骗人了……”
永近英良握住金木的手腕,爱怜地望进金木避无可避的眼中,目光描过其中的每一片惊讶、慌乱、害羞、喜悦、忧虑、期待……
证据明确,罪行显露。
他最后宣判道:“承认吧,关于进一步你喜欢我的这个事实。”
金木像是被蛊惑了一般,轻轻的,小心翼翼地点了头。
然后他像是被烧到似的弹起来,惊慌失措地想要否认:“不,不是的……我……”
这么说着,金木忽然留下了眼泪。
一滴,两滴。
在空中微微晃动着,最后砸在衣服上,渲染出一片暗色的水晕。
“不要哭了啊……为什么要哭啊……”
友人仰着脸,晶莹的泪珠划过脸颊,他忽然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说什么呢……英……明明你自己也,不是也在哭吗?”
笨蛋,我是太高兴了啊。
永近任凭滚烫的泪水像流星一样落向大地,无意识地哽咽了一下。
但是,为什么你………
“明明,只要今天过去……就能瞒过一辈子了……以后就什么都能忍受了……”
金木吸了口气,在喉咙中梗住,发出像小兽般的呜咽声。
“我好害怕失去英啊……如果英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一定会离开我吧……”
“因为我是一个那么邪恶的人,从头到脚哪里都没有能被爱的优点……”
“对不起……一直以来都很辛苦吧……”他将语无伦次的挚友紧紧抱住,感受着肩头被温暖的液体打湿。
“没关系哦,从今以后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了……你的一切都由我来接受吧……虽然我也不是很厉害的人,但是两个人一起分担就能轻松一些吧……”
友人在他背后抽抽嗒嗒:“就算我不像你想得那么好?”
“就算你不如你认为的我想的你那样好。”
“我……我可是有想过要把英关起来哦。”
“金木想包觷养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就是可能会把你吃穷。”
“我有一次想要杀了董香,嗯,就是看到你,那个的时候……明明我们是朋友……”
“这不是什么也没发生么,你自责个什么劲儿啊。雾岛小姐还想把我用轮船涡轮搅碎喂鱼呢。”
永近用柔和的语气安抚不安的灵魂,手轻轻拍打着金木的后背,像是在唱一首摇篮曲。
“没关系的,坦诚地说出来吧,什么悲伤的事情也不会发生的,谁也不会为此受伤的。”
“……嗯。”
假如,现在来束灯光,再配个圣洁的BGM,英总就能转职神棍了……
上面这段的意思是,大家可以把音乐从煽情治愈风格调回pop了……
“对了,金木,老实承认吧!”
“什,什么?”
“我的那个一夜觷情对象……其实就是你吧。”
“诶?为什么,英为什么会……”
“因为如果不是你的话,现在提出质问的人应该是金木你啊……”
回应他的是长串的沉默。
金木松开永近,擦掉眼泪,双手按着膝盖,神情严肃。
空气中响起了肃穆的管风琴……
灯光师就位……
“是我。”金木承认了。
“我用自己的能力把你的记忆模糊了,再加上你那个时候醉醺醺的,所以什么都不记得了。”
“然后我淡化了别人对我的印象,本来应该这样就万事大吉了……”
但是后来又跳出了个雾岛绚都是吧……
但是金木的能力是精神系吗?我记得好像是战斗系的吧?
“我的能力……很少用,也没有跟英说过……”
“要看吗?”
永近严肃地点头。
然后,他看见一堆酷似赫子的触觷手从金木背后生长出来。
“我的能力是【旧日支配者】,也就是克苏鲁神话中古神的一支。除了能召唤这种东西以外,还可以对他人进行催眠……要是长时间观察会使人发疯,在使用能力的时候,我的精神也会受影响……”
这几天你一直在用能力掩盖自己吧……怪不得看我的眼神有时会变得很奇怪。
“英,你不害怕吗?”金木问道,脸上一副任杀任剐的决绝表情。
“唔嗯,我觉得金木你没有奇怪的性觷癖真是太好了呢……”
空气突然安静了一秒。
“什,什么啊!”金木结结巴巴,语无伦次地想要澄清些什么,“都是英的思想太不纯洁了!”
永近看着友人头上升腾起来的蘑菇云,只是微笑着。
看着友人丑恶的嘴脸(?),金木生气了。
“你也给我坦诚吧!其实你不是原来的那个永近英良吧!”
这次轮到永近傻了。
“你知道了?”沉吟片刻,烧掉了几万个脑细胞后,永近承认了。
“其实第一次见面就感觉有点不对,后来用了能力看了你的灵魂……”
又是一段沉默。
明知道……却还是答应了。
永近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
“假如……原来的永近英良回来了呢?”
“开后宫。”
“哈?!”永近再次吓傻了。
“如果有两个金木研的话,英也会这么做的吧……哪一个也不想舍弃,哪一个也不想伤害,就只能这样了吧。”
这个时候我究竟是该感动还是该心情复杂呢?永近英良恍惚地想。
他最终放弃了思考。
“现在的金木就像兔子一样呢,眼睛是红色的……”完了,什么呀,这种酒鬼台词……不对我好像真的喝了很多酒……
永近看到了自己见底的酒杯。
该死我为什么要倒满它……
“英,你喝醉了。”金木无奈的起身扶他,“赶紧去睡觉吧。”
“等一下……金木……我们不用私奔了……”永近竭力想把最后一件事告诉自己的恋人,“明天的婚礼,是为我们准备的……”
金木扶他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睡意如潮水一般袭来,永近英良在梦境与现实的界线试图挣扎,但是很快就沉入了黑甜的梦乡。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金木凝视着沉睡的他,最后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晚安,英。”

end.

然后,天亮了。


友人在他背后抽抽嗒嗒:“就算我不像你想得那么好?”
“就算你不如你认为的我想的你那样好。”【金木在我心中是天使啦……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想我心目中的你的】
“我……我可是有想过要把英关起来哦。”【我说的是小黑屋啦小黑屋!】
“金木想包觷养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就是可能会把你吃穷。”【小黑屋听起来也不错呢……只要金木不要始乱终弃的话】
“我有一次想要杀了董香,嗯,就是看到你,那个的时候……明明我们是朋友……”【我占有欲很强喔】
“这不是什么也没发生么,你自责个什么劲儿啊。雾岛小姐还想把我用轮船涡轮搅碎喂鱼呢。”【如果结婚以后我满脑子都是金木的话那一定都是金木的错了!】
永近用柔和的语气安抚不安的灵魂,手轻轻拍打着金木的后背,像是在唱一首摇篮曲。
“没关系的,坦诚地说出来吧,什么悲伤的事情也不会发生的,谁也不会为此受伤的。”



【pillowwwwww】
咩哈哈哈!搞定了!
我爆字数了!本来还以为要来个中下下的!
大概会有番外!

评论 ( 13 )
热度 ( 25 )

© 鸟学家pillowwww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