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鸟学家pillowwwwww —

【永研旧利】过七夕

【老舍教育我们,什么文体都要学一下,试一下】

【傻叼文,瞎扯,严重ooc
【来找乐子就不要怕ooc(不是


七夕

英:今天是个好日子。
旧:七夕嘛。
英:我看这街道上张灯结彩,大家伙儿都穿得漂漂亮亮,小俩口手挽着手出来溜达。
旧:庆祝呢。
英:可不是,我家出门右拐第三个道口直走到河滩那儿还有人点着篝火呢。
旧:嚯,这是在狂欢啊。
英:一堆人围着篝火手拉着手转圈儿,里里外外三个车轱辘。
旧:那叫同心圆!
英:他们还在篝火上支起了锅。
旧:野餐呐?兴致挺高。
英:几个●羊羊给人五花大绑了浸里边儿……
旧:停,停!再这样下去这节目就过不了审啦!
英:……场面一度十分悲壮,那个六月飞雪啊……
旧:窦娥冤都出来了!
英:锅里的人喊:凭什么把我们绑了!我们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没做!
旧:是啊凭什么呢?
英:外边儿的人喊:就因为你们抛下了我们脱团!叛徒!然后在地上用几盆毛血旺画诡异的法阵。
旧:毛血旺是用来干这个的吗?
英:你这时候该吐槽的是这个吗?
旧:行,您接着说吧。
英:画完了,他们就把剩下的毛血旺还有十字架罗盘塔罗牌巫毒娃娃骷髅头葱花阵盘作业本孜然蝙蝠干倒锅里开始按黑暗圣经上写的小火熬煮十分钟……
旧:怎么越来越乱呐!
英:……好吧,其实我就是想说,这一段难忘的经历使我明白七夕还有个习俗叫烧情侣。
旧:这能叫习俗吗!
英:再过个百八十年就是了,现在先叫着。
旧:这也太随便了!
英:然后我从这烧情侣之中,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商机。
旧:什么商机啊?
英:卖汽油。
旧:嚯,你这是助纣为虐啊!
英:哪能啊,顶多锦上添花。
旧:那你可真能耐。
英:现在我已经磨刀霍霍地干起来了。
旧:行动力挺强。
英:首先,市场已经有了。
旧:需求量是挺大。
英:其次,是供应商。
旧:想好了吗?
英:月山家。
旧:月山家确实底蕴丰厚,不过他们搞石油吗?
英:他们在石油方面肯定颇有建树,而且我猜测他们跟沙特那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旧:哦?你怎么看出来的?
英:今天,月山家的大少爷送了我五吨汽油……
旧:我咂摸着怎么不是味儿啊?
英:最后那个火把连着他自个儿被金木扔出去了。
旧:感情他打算烧您呐。
英:现在我处理这事儿有了经验。
旧:什么经验呢。
英:我啊,给他配了一堆cp,每逢佳节就翻个牌子,然后以他的名义写一封情书送过去。
旧:嗬,还翻牌子呢,你这是乱点鸳鸯谱啊。
英:你这么说有点过了啊,我选的都是和月山习关系亲近互有好感的美人!乱点不是我的风格!
旧:行吧,那都是哪些人啊?
英:比如掘千绘啊,叶啊,小雏实啊……
旧:停停停,最后一个怎么回事呢,我记得笛口雏实的cp是雾岛绚都啊。
英:祸水东引也是一种战略嘛,嗯,红颜祸水。
旧:但愿今年月山习不要被打残吧。
英:他什么时候没被打残过?
旧:……也是,我记得你老婆当年拿他当沙袋锻炼武艺来着。
英: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啊。
旧:现在我们都变成有家室的大叔了。
英:神代利世有了没?
旧:没呢,整天在外边儿疯,就是怀上了我都怕流产。
英:试管婴儿呢?
旧:二三十个了。
英:哎不是我说你这……
旧:现在我的大儿子都结婚了。
英:( ゚д゚)你才几岁啊!
旧:瞧你那样子……不就是你伴侣吗?
英:观众们,身上有速效有胃舒平有藿香正气水的不用掖着藏着了,赶紧拿出来抢救一下吧。
旧:心理落差有点大。
英:你是逗哏我是逗哏?
旧:年轻人思想不要僵化嘛,来叫声岳父。
英:叫岳父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别想我叫你岳父。金木的爸爸永远都只有两个。
旧:……这口槽我有点找不到下嘴的地方。
英:您也别找了,太折腾您那脑细胞了——您本来命就不长,别年纪轻轻就患上阿尔茨海默病让神代守寡。
旧:……我们一开始在聊什么来着?
(台下一片嘘声)
英:我记得好像是七夕。
旧:你七夕干啥去了?
英:游乐园,看电影,烛光晚餐。
旧:俗气。
英:……可不比你开食人宴会。
旧:我那是高档的食人宴会。
英:一群人划拳投骰子决定谁吃谁?
旧:别用那么土气的词语,档次都拉低了。
英:本来就没什么档次,档次拉低百分之二十也就5跟4的区别。
旧:跟你比起来就是5跟-5,少了1差别还蛮大的——从十位数变成个位数了。
英:别比了,你家食人花和我家小天使没可比性。
旧:利世是永远的十八岁魔法少女。
英:别在我这儿秀了——你是不是平常都没机会显摆现在变本加厉了啊?
旧:唉,利世每天玩得没影儿,我们哪像你们,成天连体婴儿似的捆绑出售,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他妈。
英:听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旧:停止你的●幻想!
英:我都还没说呢,怎么了你,你又不知道我要说什么。
旧:这段台词里确实没写,但我已经猜出几分了。
英:是吗?
旧:是。
英:我就想着你要是女装说不定利世会更爱你——而且走在街上也不怕被烧,团里不烧女的。
旧:你的套路就像利世的胃一样深不见底。
英:彼此彼此。
旧:客气客气。
英:不敢不敢。
旧:要不起要不起。
英:……你这是斗地主呢,还要不起?
旧:不是不是,就俩人玩什么斗地主,撑死一人一台老●机。
英:我是新时代好伴侣,坚决不搞这种歪门邪道。
旧:你摸着良心……算了,你就摸着金木鞋底的监听器把这话再说一遍。
(起哄)
英:我是新时代好伴侣,我最喜欢金木了。
旧:你这脸皮就跟利世的肚皮一样结实。
英:这个比喻哪里不对……有你这样黑老婆的吗?
旧:吵架使夫妻关系更和睦。
英:没听说过。
旧:孤陋寡闻。
英:欺负我还在上大学呢。
旧:就这句回去我能笑一年。
英:观众们评评理,这个家伙仗着自己学历高欺负人!
(嘘声)
旧:嘘你呢。
英:没想到你还要靠吵架这种低级手段来巩固夫妻感情。
旧:我没想到你这么缺乏夫妻间的情趣。
英:我家金木最可爱。
旧:我家利世最可爱。
英:这是竹马对天降的胜利。
旧:可不是……有人吃雾岛骨科吗?
英:可别再祸害人了你。
旧:我就是感觉很英吹斯挺。
(英、旧鞠躬,掌声雷动)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