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学家pillowwwwww

画渣,电波少女,魔法少女厨
目前主要出没于MHA
永研,狛日,言切,律茂,
爱好沙雕努力产粮

【永研】喰种和人类和平相处的正确方式(2)

【前排警告】
轻松向(大概)清水(这个绝对是真的)
不是真的怀孕了也不是假孕
作者有丰富的沙雕创作经验,致力于带给您妙而不雷的享受。
这份警告未完待续

雾岛董香一手捏住金木研的脖子,像提一只小鸡一样将他提起,表情狰狞,眼中是宛如实质的愤怒,如同火山中的熔岩,几欲喷出:“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
诶?金木研心中一片哈立德正则方程式分布的懵逼。
我是漏看了一章吗?不对,现在要关注的问题是我对雾岛小姐做了什么吗?为什么她看起来这么生气?
话说雾岛小姐力气这么大的吗?!
“什…么?我…什么…都没做…”
看着眼前罪魁祸首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还试图把她的手指掰开,雾岛董香的愤怒彻底把理智冲进了马桶。
还装!
装什么无辜!
手上的力气不知不觉越来越大,金木研已经无法发声了。
血丝交缠在眼白中,赫眼冷冷地盯住因为缺氧而挣扎得越来越无力的金木。
啊,好像赫眼不小心被看到了呢~
那就去死吧。人渣。
“董香。”
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
“停手吧。”

在发生“那件事”后,即使没有芳村的特别叮嘱,四方莲示也特别注意了董香的行为。
一开始把自己锁在家里足足一天,然后突然出门,脸色看起来很糟糕,但是依然很精神,眼中好像有两团小火苗熊熊燃烧着。
那是仇恨的光。
“人渣……混蛋……”董香咬牙切齿地咒骂着,全被四方莲示听在耳朵里。
好像根本没有发现自己。
愤怒到对周围的感知都迟钝了吗?
看来,董香是发现了“那件事”的线索了。
然后四方莲示一路尾随,看到雾岛董香理智蒸发后出声阻止。
连前因后果都没问出来就把知情者搞死不合逻辑啊。
看到董香虽然吃了一惊、但还是没有放人的意思,四方说到:“我们没问出他是怎么…做到的,先放他下来吧。”
雾岛董香沉默了一会儿,胸膛因愤怒的大力起伏慢慢减弱。
手指一张,黑发少年就掉在了地上。
还好没捏断脖子。
董香偏着头,一声不发地擦过四方莲示离开了。
四方莲示松了口气。
然后他看见瘫倒在地的昏厥的黑发少年因惊恐瞪大的左眼中,开始生长出的不详血丝。

接下来的事情谁也没有预料到。
董香反应过来的时候,四方莲示已经接下了少年气势汹汹的第一波攻势。
爪一样的赫子从腰部像种子破土而出一样铺天盖地地伸展开来,直击距离最近的四方莲示,四方侧身回避,赫子砸在地上,蛛网般的裂痕从坑中心向周围蔓延开来,碎石溅到两米之高。
好强的一击!董香暗道不妙,急急退开。看这一击力道之大,相比美食家也不逞多让,自己只怕是接不下几招。
另一半,四方却连赫子都没有用,在赫子间自如穿行着,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大法?
不愧是四方先生!这实力真是令人感动!
不,比起这个,那位发疯喰种的战斗技巧才是真的让人泪流满面。
动作毫无章法可言,全凭着一股蛮力硬冲,看这样子四方先生只需拖个一时半会儿,那家伙就会先力竭吧。
但四方却没有要磨下去的意思,在掌握了战斗节奏后一个闪身到了少年背后,束手成刀,用力砍在他的后颈上!
赫子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萎顿地缩了回去。少年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向前倒去。
四方莲示伸手扶住了他。
他把少年抗上肩,向古董走去。
走到董香身边时,他扭头示意她跟上。
“回古董。”四方说,“店还没打烊。

迷人的香气拂过四方莲示的每一个嗅觉细胞,慢条斯理地流入肺部,宛如一位高傲的贵族小姐,不动声色地展现自己的艳丽妩媚。
如果是美食家的话一定会拿出全身的骚气来诱惑这个孩子的吧。
拥有这样味道的他能活到现在还没被同类吃掉真是个奇迹。
食欲从身体深处蒸腾起来,像是被香气吸引,迫不及待的宣告着自己的存在。
这很不正常。
四方莲示提醒自己。
不过为什么刚才远远盯着的时候怎么没闻到?
喰种五感比人类敏锐许多,按理说刚才那个距离就可以闻到了。
这种情况,就好像…香气被禁锢在这个少年周围了一样。
带着董香在小巷中穿行的时候,四方莲示这么思考着。

金木研的大脑重新开始读写记忆时,被中间的巨大断裂带吓到了。
我,被不知道为什么很愤怒的雾岛小姐单手提起后,因为窒息昏迷了。但是,好像在那是有模模糊糊看见她的眼睛变成了血红色。
大脑缺氧下记录的断断续续的信息组合起来,加上这浅显的分析,勉强勾勒出一幅相当惨烈的图景。
呜哇……金木研在内心哀鸣。
所以我到底对雾岛小姐做了什么啊!我什么也没做好吧!
那个雾岛小姐是喰种啊我能对她做什么!
等一下,喰种?
混乱的情绪忽然归于平静,然后一阵恐慌像一颗石子投入了心湖,漾起千层波澜。
我,还活着吗?
喰种。
是上帝的错误,伊甸园中的蛇,圣经扉页的污渍。
残暴,强大,以人类为食,以猎杀取乐。
白天带上面具与羔羊共舞,夜晚在无光的角落饮血啖肉。
罪恶滔天罪孽深重暴戾恣睢十恶不赦尖叫无恶不作人渣罄竹难书好害怕作恶多端狼顾鸢视虐老兽就这么像妈妈一样死掉心伤天害理劣迹斑斑令人发指不要过来作恶多端罪无可赦杀人好想死如麻残暴不仁磨牙吮血凶狠狡诈杀人如麻
呐,所以,
一个声音轻轻地说,仿佛掠过湖面的风,连一丝涟漪都没有带起。
所有的声音立刻安静下来侧耳倾听。
我是被吃掉了吗?
意识下沉,仿佛置身于水中。
宏大的海,平静的湖,温暖的羊水。
好像有柔软的东西抚过面颊,轻柔如十二月叹息着飘下的雪绒,七月滚动着清风的蝉翼,四月小心绕过樱花的薄薄阳光。
阳光啊……
一片黑暗中,有个小小的黑发少年抱膝蹲坐,周围的黑暗看着他,他看着头顶。
嘴唇轻轻碰了一下,低低地呢喃。
“好想再和英见一面啊……”
“就这么死了,英找不到我了会伤心的吧……”
“想不出来啊,英伤心的样子……”
“大概五官会皱起来,眼眶会变红……”
“那一定,真的很悲伤吧……”
“至少……”
“说一声再见……”
“不要担心我什么的……”
他啜泣起来。
黑暗一片寂静。
有人在低低叹息。
呼吸声凝滞了。
少年绝望地哭泣,向世界卑微地乞求着。
“我……我想再见一次英!”
镜子碎掉了。
失重感骤然传来,拉扯着意识,一时间天旋地转,像被人塞进“喂…”了洗衣机疯狂地旋转着,感知扭曲成一条条皮亚诺曲线跃迁坐标狄“…好像他……了…”利克函数图黎曼几何潘洛斯阶梯
“呃……”眼皮很沉重,应该睁得开;听到的声音模模糊糊,不过听力在快速恢复;有点头晕;手指……能感受到;呼吸正常,没有阻塞;腿……感受不到…不,只是麻木了而已。
“醒了吗?”
大梦初醒一般,金木研费力的凝聚意识,感知周围的环境。
咖啡的香气……
医院里有带入咖啡的许可吗?

【pillowwwwww】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一丝起点文的气息?

评论 ( 1 )
热度 ( 29 )

© 鸟学家pillowwwwww | Powered by LOFTER